一别三载

婉拒一切为开车而产生的欧欧西。

[米尤]如梦之夜

如梦之夜

米尤向。精神意义上斜杠有效。

原著太虐了我要自己找点儿糖吃,蛇皮校园向。欧欧西预警。

01

全世界都知道,隔壁吸血鬼之友社团的米哈伊尔最擅长痛击他的队友。

比如克什纳每回登台时,旁边儿跟着的米哈伊尔总会在全场气氛达到高潮时配合地摆出一张棺材脸,偶尔几句十足中肯又毫不留情的话,气得对方差点没飞起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用西洋剑捅死他。可后脚这位大爷就能端着吸血鬼之友社成员葬爱家族式的矜持,去他们老对头那儿,隔壁咖哩乌冬花园社团下面儿撑场子,全程不说话不鼓掌,盯着他宝贝儿花一样的弟弟,活像一个能跑能跳望弟石,眼里飘满不能明说的粉红泡泡。

吸血鬼之友并不是个特别老的社团,这届的社长叶夫格和前代们闹掰了,于是拉出了点儿小团伙单干,好在他们气势很足,一口气battle掉了天狼小分队,成功顶下来一个有学校资助的社团位置。老一辈的人该骂的骂升学的升学,唯二留下的米哈伊尔和尤里是一对儿兄弟,前者不幸被叶夫格盯上了。

尤里并不知道他哥到底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他还在蒙圈儿的时候就被威拉德带进了咖喱乌冬,以打夸吸血鬼之友那群蛇精病为己任,疯狂学习怎么去做名合格的校园爱豆,但效果明显不咋地。社里给他安排了个拍档团,一队人上去演出不怎么样,以菲利普为首的队里掐倒是搞得如火如荼,让吃瓜群众们纷纷觉得这对文娱类社团的资助迟早被抢走,吸血鬼之友肯定稳赢。

对此尤里倒是没多大感觉,他本质上是个单飞选手,对吸血鬼之友们的讨厌就差拿个酒瓶子抡过去了,只偶尔会怀念一下好久没见到的哥哥被挖哪儿了,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然后生活的巴掌就这样无情的把他拍醒了。

那天他们和血友的阿加莎撞了场子,尤里当时的状态很不错,但对方援军也派的很快。他惯例摘下话筒等着中场的双方见面,就听见外面儿猛地一刹车时的呲声,叶夫格骑着他风驰电掣似的小电驴停下来了,伴随着轮胎和地面过度摩擦时的焦臭味儿。

这时候他们一般会排面似的站成排鼓掌,然后心里偷偷问候祖宗。但是尤里抬起头时,他原本小太阳似阳光健气的老哥却站在一旁,眼神轻飘飘的,从叶夫格扫到他身上,完美继承了吸血鬼之友一脉单传的“贵族气质”。

颓废的小眼神儿,刻意露出的肚脐,还有明显高了一圈儿的发际线。当米哈伊尔盯着标配的黑眼圈重又出现在尤里面前时,年轻的小天狼像被雷劈了十回儿八回儿,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冲动。

我哥他疯了。

但是这话是一般不能说的,所以那一场咖哩乌冬们输得理所当然。

只是这件事儿对尤里的打击着实有点大,这大概就像你一个好到能发锦旗的哥哥突然去找了村头王师傅烫头,并用他那鸟都不肯扎窝的发型质问你好不好看。当然这个比喻有点不太恰当,多萝西娅拍拍尤里的肩膀安慰,大概是好歹你哥好看啊,那颜值什么装扮撑不住,但是年幼的欧豆豆明显满脑子都是要和哥同台互怼的茫然。

要怼垮吸血鬼之友是肯定的,但是他们没经费之后哥哥要怎么办,哥哥那个发际线霸王救得回来么,我杀叶夫格之类的,话题越扯越远。

听起来有点儿惨。

每当你觉得事情出乎你的意料时,惊吓还能再大点儿。比如说隔壁宇智波兄弟愚蠢的欧豆豆刺痛了他的心,他觉得他和米哈伊尔可能需要一场直击心灵的谈话时,他们就又和对家掐起来了。

很好,很棒,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尤里真诚的想,我一定得把我哥拉回来。他觉得他哥一定是有苦衷的,而且他哥肯定不会说,但他的尔康手还没来得及伸出来,他可爱的亲爱的好哥哥顶着那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脸,慢悠悠的说是啊。

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和吸血鬼之友的那群蛇精病们穿一条裤子,并且十分坦然的蹿腾尤里赶紧去把他们solo个遍好及时回家治治脑子。旁边站着的基层小社员听着团队内不知几把手的危险发言,突然生出种快被灭口的恐惧感,但事实上米哈伊尔说完就抬腿走了,远在天边棺材里的叶夫格打了个喷嚏,对对方时不时准备杀队友的态度见怪不怪。

小炮灰木着脸想,难道我是个死人么。

可是从品种上来说,你就算死也是死鬼啊。

今天的米哈伊尔依旧保护着对手呢,四舍五入一下又是对克什纳的迎头痛击,真实的非常了不起了。



02

有深仇大恨却没有相爱相杀说明什么。

说明天大地大世界种种什么都比不过你,我想和你回老家结婚。这点尤里是绝对想不到的,连米哈伊尔也想不到,但是吃瓜群众的想象力是无限的。

所以当他被抛洒着热泪的女生拉住双手,狂喊我一定会支持你的,所以一定请走下去时,整个狼崽儿蒙圈的一个头两个大。米哈伊尔整天飘得像个吸血鬼本鬼一样见首不见尾,只留下尤里孤单一人,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打。

他好像很久没和米哈伊尔好好的说过话了,晚上难得鼓起勇气拨了通电话,被那边儿的米哈伊尔秒挂,随即对方像是在安抚他的情绪一样,好久没有过动静的企鹅头重又亮起,弹出了句在忙,还有个小小的星星挂在对话框的上面。但是失落终究是免不了的,他翻开历史记录朝前倒划了几页,闷不做声回头去洗漱,像是有点委屈,但是被埋在小小的盒子里,不让别人看见。

但是米哈伊尔会发现,即使他不在尤里的身边。

尤里睡前临预备最后一次看看手机时,米哈伊尔的电话就这么打了进来。甚至他按下接听键的速度比他大脑的反应要快很多,他直到对方稍带些疑惑的声音从扬声器里飘来,都没想好自己这通电话的意义何在。

然后那头的米哈伊尔便忍不住开始笑。

他没有给对方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机会,尤里的缠在一起的脑回路刚理出个开头就被自己亲哥堵了回去,对方让他别想太多,声音如同幼时相拥而眠时一般,稍带些嘱咐性的语气,让他早点睡觉。

你的目标不应该只是掰掉吸血鬼之友们,去拿回天狼社团当初年年文娱社团资金第一的荣耀吧,Plus Ultra冲向更遥远的彼方吧。他听话筒那边儿他哥不知所谓的瞎扯呼,实在没搞懂这个贯穿主线的天狼之匣在这篇乱七八糟的校园文里到底意味着什么,只能怀揣着满肚子的疑惑入睡。

第二天他跑去问了威拉德,对方半响没说话,盯着他坠机的十连沉默了好久,才用那种生死看淡的沧桑语气开口。是当初小天狼分队们放将近的存钱罐,但是据说有特殊的欧气加成,摸了就能抽出ssr。

是不可能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快演不下去了。尤里绝望的想。

根据爱与正义不死定律,他八成能一路爆种过去把吸血鬼之友们的R键扣下来按在塔下摩擦,但事实上这只是个逻辑全死的校园文而已,所以还没等到他大杀四方狂掰敌人,他哥就已经轻飘飘的递了退团申请。

叶夫格的两个小萝莉说我不答应,米哈伊尔说那你就不答应呗。

简单明了又省事,阿加莎嘴里叼着奶茶的吸管,语气模糊不清的开叨,都跟你说了就算你能把他变成杀马特的审美你也改变不了他的心,他就算穿上那身衣服也没有明骚的气质,旁边见证了米哈伊尔开闸实录的克什纳跟着疯狂点头。

旋即晚上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尤里就在门口看到了等他一起回去的亲哥。

差点以为要被踢馆的咖喱乌冬们如临大敌,反倒是威拉德淡定极了,把张牙舞爪的菲利普像赶狗一样牵了回去,一时间大门前的小过道就安静下来,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他亲哥轻车熟路的揽过他的肩膀往外面走,还活在梦里的小狼崽几乎是被拖着往前,但他还是下意识回拽了一下,对方转头看向他。

他没听清楚米哈伊尔在说些什么,便下意识朝前凑了凑,对方的脸便在他面前突兀放在,尤里惊恐的看着他哥的发际线在迅速往后蔓延,然后对方用幼年时方有的柔和语调那么开口。

尤里。假如我秃了你还爱我么。


03

第二天可爱的尤拉奇卡是被吓醒的。

西伯利亚的风雪能直接把他拍翻,小孩子还没从梦中彻底回神,满脑子都是亲哥的秃头,止不住嗷嚎大哭。

小狼崽儿没出息的暴哭一直持续到他哥回来,他哭的岔了气,支支吾吾的说不大清楚,连糖都不管用,米哈伊尔就只能一直哄他,从太阳临近落山到月亮高高升起。

一直以来的乖宝宝作起妖来战斗力惊人,米哈伊尔抱着对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却还不忘顺着他的话轻声安抚。

他说别哭了我在。我不会变秃的。

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哥哥会保护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