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三载

婉拒一切为开车而产生的欧欧西。

薛定谔的龙与公主


据说是公主雯梓被龙绑架了,然而大家心里都清楚,被绑架的是龙。

国王的公主一棋子能把宫廷魔术师师拍出十米远,高跟鞋下踩过首席骑士的背。如今恶龙落在公主手里,居民普天同庆公主离开的同时顺带为龙默哀了一会儿,惨哦。

当然这只是内部情况。

国王装模作样的着急了一把,发了个招募勇士的榜单。而不明所以的骑士们更是从各地蜂拥而至,在或多或少同情目光的注视下,高举着剑说要夺回公主,一个个热情洋溢气势昂扬。

指挥使意思意思跟着举起剑喊了一声,只不过有些有气无力的。他的旁边坐着一个被赶出来的宫廷魔术师师,两个人的目光无意间重叠了片刻,随又迅速别开。

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了。

短暂的几秒里达成了如此共识。

作为人民的好公仆,社会的好栋梁,临国的指挥使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背井离乡,去救那么个不着调的公主。

那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了,他本来该喝杯安调制的咖啡,巡街摸鱼然后再去晏华的办公室领个工资,大忽悠希罗却从天而降,说希望他能代表中央庭王国拯救隔壁的东方古街于水火之中,还针对这项提议大义凛然的搞什么七人众民主投票。

你不废话,谁不知道七人众四个是你的人。

总归这项计划还算合情合理,东方古街一直在中央庭王国的拉拢范围之内,他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希罗的那一句如果你能把公主娶回来更好,冷着脸踏上了旅途。

这原本是一个童话故事般的开头,勇者最后将击败恶龙迎接公主回家,可当恶龙已经被公主收服之后,一切的发展都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对此钟函谷深有感触。

作为人民的好公仆,社会的好栋梁,东方古街最强大的饭桶,钟函谷一如既往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假如没有雯梓把龙绑架这么一茬儿的话,他应该窝在庭院里晒太阳,或者去小黑屋,偷偷摸摸撸他私藏起来的尸体。

即使是真相大家心知肚明,国王也不能就这样把实话说出来。什么公主把龙绑架了大家快去救龙,万一再弄死一只,这个赔偿金我们可付不起了怎么办呦。不行的不存在的,公主的脸还要不要。

作为罕见对公主还有一定约束力的宫廷魔术师师,钟函谷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被撵出来了。

骑士们摩拳擦掌踏上征途,他们手握宝剑身披盔甲。而作为这堆活跃人士中的唯二知情者,在见面的第一眼就两人达成了短暂的合作关系。指挥使还记得初见时靠在墙壁上的宫廷法师,因不太乐意而稍稍瘪着嘴角,颇为俊秀的脸显得相当委屈,在两人视线接触时却挑起了眉,眸中若有若无闪过几丝狡黠。将一切收归眼底的少年被突然爆炸的荷尔蒙冲昏了头脑,喂安托你在么,我好像谈恋爱了。

在指挥使几次再刻意不过的接触后,钟函谷没多少犹豫就接受了二人共同上路的建议,只不过比起其余勇者们,他们俩的进度相对来说要慢很多。早就知道真相只是配合演出的中央庭此刻鸦雀无声,而没有晏华爸爸的催促,指挥使也乐得清闲。

少年常年被工作压迫而累计的消极怠工情绪在此刻一并迸发,甚至能趴在旅馆一楼的桌儿上嗑小半个下午的瓜子。他会在这种极度放松的时候有意无意去套钟函谷的话,七分好奇夹三分警惕,而堪称人精的宫廷魔术师师则装作毫不知情,半哄半逗着看着少年人在他面前耍小心眼儿,却始终对自己的事情上三缄其口。

闲散的日子终止是从安托涅瓦的来信开始,除却包含了一点私心,指挥使接近钟函谷主要还是为了顺利结束这场闹剧。无谓速度,既然公主的安全有所保证,关键就在于怎么说服她回来,这点指挥使心知肚明,所以才会选择和钟函谷搭伴上路。可事实是前方到达的骑士团队们都不约而同地受到了袭击,虽不算损失惨重,却也有好几个人受了不轻的伤。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真的是公主被绑架了该怎么办。

指挥使说我选择回家,是不可能的。

雯梓的战斗力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能了解,这个看起来沉稳端庄的姑娘疯起来会有怎样的结果,而能绑架他的恶龙到底是个什么水平,指挥使想想就发虚。

同样,众所周知,中央庭的指挥使虽然能很快协调各方动作,是个还算合格的指挥官,在打架方便恐怕两个他摞在一起都掰不过伽儿一只手。

一路上始终一副游离于事情之外的态度,但此刻钟函谷也收起了那幅散漫的样子。宫廷法师的使魔齐聚在他身边,堆成堆的小瓶子看起来蠢乎乎的没什么杀伤力,却很快被苍蓝色的火焰围拢,南瓜头般的锯齿眼目便平白多了几分可怖的味道。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指挥使才能记起这位看起来闲散太过的青年有着万鬼的称号。他们短暂对视了一会儿,使魔们已经按照之前的吩咐离开了,钟函谷的脸上挂起满是虚情假意的笑容,语气不咸不淡地。

“你要不要考虑先回去,如果真的是足以匹敌雯梓的恶龙,还是会相当危险的……嘛,虽然说我也不想去。”

“…这种情况就更得去了吧。”

指挥使说出这句话时明显有些无奈。

他看不太透钟函谷的表情,虽然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却也不可能在雯梓有可能遭遇危险的时候选择退缩。少年伸出手指挠了挠脑袋,有些头疼地思考起接下来的对策。

他当然不知道钟函谷放出的使魔是去往哪儿,又是给谁递的消息。正如恶龙不知道公主为什么突然让它去揍人,龙的大爪爪抬了又抬放了又放,紧张委屈又小心,直到面前的士兵吓晕过去才敢捡些不致命的位置碰一碰。它生怕真的弄出人命,到时候又得挨上一顿胖揍。

雯梓则双腿交叉着坐在龙的头上,折扇后的脸上冷冰冰的。跟在她身边的小瓶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火焰骤然缩小了许多。

另一边任务由说服公主回家变成拯救人质的指挥使压力陡然大了起来,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开始催着钟函谷赶路。指挥使在中央庭良好教育的影响下,即便身上满是单方面恋爱的酸臭气也不忘好好工作,宫廷法师则是叫苦不迭,感觉自己半辈子都没这么被叫魂一样催着走,三番四次实话挤到了喉咙,又在使魔们拼命的明示下咽了回去。

很久很久以前,国王有个聪明美丽的公主,她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然而在国王从临近中央庭物色合适的人员时,进行听起来不错其实就是政治联姻的行为时,公主却突然离家出走,顺便霸占了龙的城堡。被巨龙的投诉邮件塞满了一信箱的国王决定忽悠几个勇者上路,同时暗地里派钟函谷上路劝女儿回家。

条件可以谈,人可以再选,婚必须结。

接受到如此信息的雯梓冷笑一声唰唰回了封信给钟函谷,上面的内容小瓶子看了都害怕。

中央庭那个指挥使是吧,要结你结,反正我不。

整个王宫都知道,雯梓公主是个很实诚的傲娇,具体表现为她如果娇羞着说你真讨厌你去死吧,那就说明她是真的想弄死你。同样,如果雯梓说要结你结,她就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把钟函谷打晕了代替她去结婚了。

太刺激了。

一遍被指挥使拉着赶路的宫廷法师看到回信时,笑得有点僵硬。

真是半辈子没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情了。

他本来是想借着雯梓拿那些凑热闹的勇士们撒火的事情把指挥使吓回去,却反倒激起了少年的责任感和冲劲儿。钟函谷理所当然能看得出对方开始时刻意的示好,可摊上张好皮相,他对此见怪不怪,硬要说稍微有点意料之外,那就是对方在危险时的反应和态度,算是可圈可点了。

然而这仅仅是以公主未来夫婿的候选人标准来看,他真的没准备给自己找个对象安度晚年。

龙的个头很大,城堡也不难找,一路上同样也不乏唉声叹气的勇士。有的被龙爪吓得够呛,声称龙什么爪上能跑马,头上能站人,火焰一吐十米高,随便键盘上戳戳日更八千。以上基本都是胡扯的,不过头上好像确实站了个人,还挺漂亮的。

指挥使在询问亲眼见过巨龙的人相关情况时钟函谷却已经溜了个没影,龙的城堡拦不住雯雯梓,自然也挡不了他的脚步,提前探过路的小瓶子轻车熟路摸过去。钟函谷做了无数准备怎么把雯梓哄回去,结果是个他意料之中,却怎么都不想它成为现实的情况。

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打。

一棋子儿正对钟函谷那张脸,可以说是非常过分了。

真论实力,王国的小公主天赋再高也不能和宫廷法师比,然而世界上有种麻烦叫做有人对你知根知底。

雯梓下一枚黑棋拍的是趴一旁瑟瑟发抖的龙,这一段时间被欺负得有点狠,棋子还没到大家伙就先嚎了起来,颇有种此起彼伏的效果,天生对响声有点发怵的钟函谷懵了一会儿,紧接着像是有点头疼的,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

胜负已定。

小瓶子没了主人的吩咐后不再有什么动作,转而和龙窝在一起,雯梓的眼睛有点发亮,半响才悠悠地开口。

“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赌个屁,指挥使快急疯了。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在城堡门口站定的少年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旁边俩看热闹的哥们不明所以,在赌指挥使敢不敢进入。殊不知天天和利维利坦打招呼的半大男孩看似貌不惊人,其实胆子相当大。

他担心的是钟函谷。

他从别人口中打听个衣着身材和对方差不多的人溜进了城堡,本来只是有点飘的心脏顿时跳速飙升,有句俗话叫关心则乱。

龙的品味其实相当不错,不是那种暴发户式的审美,旋转式上升的楼梯刻着精美的花纹,装饰在城堡内部的也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石雕。指挥使下定决心进去时,龙正气势十足的蹲在正对门口的位置,只是迷之有种看门狗的感觉。

被逮个正着的少年第一反映是欸这龙比利维利坦小好多,第二反映时它看起来怎么这么蔫儿吧唧的。

表情写在脸上,龙在心里嘀咕了两句,从鼻孔中哼出浅白色的烟雾,它稍微抬了抬前腿,对一个两个见它毫无惧色的人有点不满,却迫于威慑而按照剧本表演,语气不情不愿的。

“我知道你是来干嘛的,拯救公主,还有你那个朋友。”

“但是他们俩你只能救一个。”

好问题,多么伟大的问题,让人不由得想起那个在恋爱中困扰了无数男性的,薛定谔的你妈和我掉进水里你救哪个,一旁躲着的钟函谷听到这个问题时第一次觉得厚脸皮如他都想一头撞死。

一边是火热的爱情,一边沉重的责任。

指挥使沉默了一会儿,主角光环又有抬头的趋势。

“你是不是还在被公主胁迫。”

得,演不下去了。

龙那边千里觅知音差点嚎出来,雯梓搓搓手拖着钟函谷从二楼直接跳了下去,十来厘米长的高跟鞋在旷阔的大厅撞出清脆的声响。

“我就有话直说了。”

这大概是可以载入史书的一次伟大会晤,中央庭即将接任希罗的下任指挥使和东方古街的小公主第一次交谈的相当愉快。唯一不大开心的是钟函谷,被以交流的名义强推给了指挥使带去东方古街。

后来就不知道了,据说本来准备联姻的事情不了了之了,小公主是没嫁过去。

不过宫廷魔术师再也没回来过。

评论(5)

热度(62)